君不贱

【君不贱知性百科】你听说过SM吗?这次带你走近职业S的现实生活

女王,这词熟么?就是指那些,拿着以小皮鞭指挥(在x的方面)别人谋生的女人。总是寂寞如雪想要被别人支使着做事的人存在,那么要去哪里找可以支使他们的人呢?(认真脸)

霍兰德•琼斯(Holland Jones),一家BDSM地牢的女王(BDSM:绑缚与调教、支配与臣服、施虐与受虐)。让我们拽住女王大大的皮鞭,逛个地牢……

sm

(虽说叫女王,但是真实的工作也包含s和m两个方面)

#1 法律背景real复杂

穿裤子

“总的来说,我们的工作是完全合法的,大多数的地牢,经营状况就和其他服务业差不多。工作用品都是我花钱买的,收入也全部都需要纳税。消防部门每年也会来地牢进行检查,保证警报器运行正常。每次消防员走进地牢,看见满墙的手铐脚镣和皮鞭时的表情,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无价的犒赏。”

灭火器

“不好意思,先生,额……门旁边的才是灭火器,这个……是用来做别的的……”在别人允许的情况下,收费打人并不犯法。若是职业S们要遭到逮捕,那么伊万德•霍利菲尔德(Evander Holyfield,美国职业拳击手)更应该被逮捕。

“地牢里并不会真正发生性关系。”听起来很奇怪吧,毕竟去那里不就是为了做羞羞的事情嘛~

请注意!现在讨论的是发生合法的并且收费的性关系:“打飞机,口活,足控,舔菊花……这些,都是不能拿上台面的!”

sm

“宪法对于卖淫的定义因地制宜”就好比霍兰德说的,只要你戴着手套,那么狠虐某人小兄弟也是ok的。玩SM必须划清界限,所以霍兰德地牢里的各位女王的胖次从来都稳稳的穿在身上。另外,还不能互通体液……其实,sm里标志性的小皮鞭并不怎么付诸实践,因为容易导致流血,血嘛,也是体液的一种。

“有些地方,接吻、吐口水也是体液交换,会被列入卖淫的范畴。”《风月俏佳人》里面曾说过,妓女从不接吻,不过,不允许吐口水确实会让无数喜欢有向各种物品吐口水癖好的顾客们蓝瘦香菇。

“不能吐口水还有什么意思?我找警察,可以免费挨顿打,顺便被拷手铐。”这也就是为什么每次女王每次都会和客户详细讨论做什么怎么做的原因,其实过程就和去银行开账户差不了太多。每次顾客想做什么出格的事的时候,都必须及时阻止,当然,态度要和蔼可亲。

“有些姑娘决不允许乳头折磨,也拒绝戴封口球。在地牢里面工作的人如果当天身体状况不允许,那么有些流程是可以不走的。不过要是不想做的太多,那也就赚不了多少钱。”霍兰德坚信绝大部分客人都是懂礼貌的好孩子,但例外不可避免。

#2 被绑起来折磨是会很恐怖的

被打的痕迹

“顾客想做点出格的事,如果这个想法有个期限的话……是他妹的一万年。”在地牢里,被侵犯的可能性和走夜路差不多,总有人想出界。“我以前碰到过要扒我内裤的人,不过很幸运我并没有被客户严重侵犯过。但是我很清楚,总有人想对被绑起来的姑娘做点什么,例如对着她们打飞机。”

流泪

然而BDSM不等于“性骚扰别人的死变态”,类似于性骚扰的事情一旦发生:“我的回答永远是‘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不提供那种服务’,如果顾客不断要求,我则会威胁他们终止服务,我们永远有权利终止某项服务,只要有人不乖。我不常威胁别人终止服务。不过常常需要提醒顾客,不要说安全词。”

“安全词”就是指协议中规定的,有“不”含义的词语。因为如果sm的场景是绑架,客户不停地说“不要啊”、“求你不要杀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待哺小儿”之类的话,就玩不下去了。

sm

顾客被绑在椅子在蹂躏的时候大吼“雅蠛蝶”并不会立即生效(因为sm会导致产生某些不适,所以在顾客感到不适时停手很有必要)。女王们的工作环境是这样的:“房间不隔音,地牢里的所有人都可以对正在进行的行为进行干涉。”霍兰德和她的同事大多不会对新客用口塞。同理,姑娘们也不会用绳子把生客绑起来,因为一旦绑起来,客人便很难挣脱。SM的这一堆规矩把90%客人的幻想打击的粉粉碎。

#3 完全拎不清自己在做什么的人最危险

sm道具

喜欢BDSM的人都知道,SM不能乱来!捆绑play也好,鞭打play也罢,都有一套规矩。对各种规矩的了解程度要和医学生对于解剖学的了解差不多。“BDSM之前,必须了解许多安全准则。例如,捆绑的时候不能太紧,绳子和皮肤之间要留一指的空隙;鞭打时不能打到肾部以及坐骨神经;乳头夹不能刚好夹在乳头上,必须夹到乳头上面;打脸时不能打耳朵,也不能打嘴。不过最重要的安全准则大概就是了解并遵守安全词了。”

手铐

BDSM这种东西,不了解正确的打开方式就没办法好好玩儿。“好多人不知道怎么用乳头夹,也不知道怎么正确捆绑,而这些技能显然并不能从性教育中获得。”

#4 分分钟让你变成清淤大师(不过怎么解释淤青从何而来就很麻烦啦)

淤青

霍兰德说,“最容易有淤青的地方是屁股,但是我的腿上,乳房上,后背上也满是伤痕。最常用的清淤药师山金车霜,冰敷消肿。还有些很魔幻的方法,像是涂牙膏,晒太阳什么的。”

另外,也有用小汪汪的治愈之吻吻去伤痕的办法,不过听起来就和漆黑阴暗的地牢画风十分不搭。

小狗舔人

这些办法都是为了避免出现类似家暴现场的情况出现,不过霍兰德已经认命了。“很多时候我都懒得处理伤痕。有人问我伤口哪来的,我就说撞到书柜blablabla……”

“只有一次,这些淤青让我大伤脑筋。那天我在约会,屁股上挂着一坨一坨的伤痕。我只好迅速编故事。不过现在已经不成问题了,挨打的次数多了,皮都厚了。”╮(╯▽╰)╭

#5 得当个好演员

sm

“这个工作需要大量即兴表演。如果我扮演M,客人对我施暴,我必须演的比实际情况痛苦无数倍,这样,就不会很受伤,也不会有大量伤痕。如果我扮演S,我就要时刻把控全局,并向顾客施威。再累也是如此。”

“奴隶,去给我找个靠垫,我要看电视,你主人我要看《危险边缘》”这种台词使用频率并不是那么高。

“有些客人有非常明确的取向,他们知道自己的G点在那里,他们有固定不变的模式。有位客人,每个月来一次,随便点个人,玩调皮的学生妹因为成绩差被打屁股。”

“还有的客人每次来都让我学猪叫。很怪吧。”

sm

演技太好也挺麻烦的:“又一次我的一个客人说想和我玩囚禁play,我被锁在房间里(地牢的房间从不真正上锁),疯了一样的砸门,大叫‘放我出去’,于是,就有人跑到我的房间,砸开门,然后……当然只是看见我和客人捧腹大笑。”很多时候,这个工作会培养出专业演员的演技,包括说哭就哭什么的。

“有些顾客就是喜欢看你哭,没办法。”

#6 事情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sm

“BDSM远不是小皮鞭小锁链那么简单。有时候会变得很奇怪。我遇见过一位客人有恋牛仔布癖,他就是喜欢牛仔布的颜色和手感,就想让我穿上一层又一层的牛仔布,他则在旁边看着。还有很多恋哭癖,客人就是想看人哭,没完没了的哭,哭还要有不同的情景,有的是因为的做了错事,所以要哭给他看,有的是打你打到哭。有的客人过来就是要听车祸现场详细情景描述。还有客人,上来就开始描述如果可以的话他要怎么吃人,大概就是想变成杰弗里•达莫(著名罪犯,强奸、虐待、肢解、奸尸和吃人无所不作,现实版的汉尼拔),但是又没胆子付诸实践。”

做这个工作的人思想必须十分开放。“有个人过来做一些简单的SM play,他打了我一通后开始大吼大叫‘我干嘛要做这档子事,可这事为什么就是能让我爽啊。’我完全理解。我对于打人和挨打都没什么兴趣,但是对于有个合适的地方去满足我的SM幻想、去帮助别人实现他们的SM幻想十分感兴趣。”

本站资源全部来自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832845855@qq.com, 资源只供网友娱乐休闲学习之用,不能用于商业或者其他用途, 若链接失效或寻找稀缺资源,请核实之后第一时间联系版主,或一键加入官方群。

QQ:1832845855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群:127034232君不贱百度云福利群

                          
--------君不贱--------
  微信公众号:“junbujian110”
吉安的微博:@君丶不贱
----------------------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0 )
分享到: